思想着、三十三识人 - 姚永森 - IDC资讯网_站长学院 - Java PHP Flex Python Ajax CSS 编程 开源 学习 总结 分享
    从诗人的观山到我们的识人,其中蕴含着同样一个道理,观山与识人,曲于所处的位置不同,观山和识人都会得出不同的认识。就识人而言,常常会出现这样的一个问题:从上往下看,会把人看矮了;从下往上看,会把人看高了;从近往远看,会把人看小了;从门往外看,会把人看扁了。因为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,出现偏差在所难免。问题不是一时的偏颇,而是方位的不全。我们有从“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不同角度,全方位,多角度地去识人,才能把人看破、看准、看透。

    古人云“玉人之所患,患石之似玉者;相剑者之所患,患剑之劣者。”这是《吕氏春秋.疑似》篇中一句名言,其意思是:琢玉的匠人最担忧的是像玉一样的石头;相剑的人最担忧是像真剑那样的劣剑。这两句话常被用来忠奸相混,贤愚相杂,不易识别。所谓“大奸似忠”,就是疑似。然而,“玉石相类者,唯良工能识之。” 意思是说玉和石的样子相像,只有技艺精良的人,才能识别出来。如果从认识人的角度来说,是讲只有远见卓越的人,才能从平庸中发现人才。

    事实也正是如此,尤其是在人才未识之前,如“良玉未剖,与瓦石相类;名骥未驰,与驽马相杂。”即好玉没有雕刻出来时与瓦石相混在一起,如同一类;千里马没有奔跑时与跑不快的马混杂在一起,分不出好坏时,更需要良工巧匠那样的贤才,才能识别出贤才与不肖之才,有用之才与无用之才来。

    假如:“买玉不论美恶,必无良宝矣。”这就是说买玉不识别好坏,必然没有珍宝;选择人才不进行识别,不论是否贤良,就没有贤才,既然识别人才如此重要,我们就需要有识贤才的贤才,如果没有识贤才的贤才,那种“山中荆璞谁知玉,海底骊龙不见珠”的局面和现象是不会自动消失的。一旦有了贤才,“瞻山识璞,临川知珠”的奇迹就会出现。也就是说贤者即有慧眼者能远看山崖,就可以看出山上有璞;面对河川,就可以知水中有珠。换言之,这里是指善识人者能于众人之中发现贤能,有慧眼者能识奇才于未露头角之时。

    识人不易,识贤才更不易,只有独具慧眼的人才能识人才。在古今中外识人史上,别具慧眼的人才也数不胜数:英国科学家戴维,当法拉第在第一个印刷厂学徒时,就慧眼识才,支持引导法拉第走上科学道路;达尔文读的是剑桥神学院,神学成绩不佳。很多人认为达尔文只知道飞鸡斗狗,智力远在普通人以下,是个平庸者。但是植物学教授汉罗却看出达尔文有特殊的才能。是他特别器重达尔文的观察力和喜欢独立思考的治学品质,并力保他随贝格尔舰进行环球科学考察,从而使一个平庸者,成为举世瞩目的科学家。在中国历史上,别具慧眼的人也大有人在。晋代的皇甫谧亲自为无名青年左思所写的《三都赋》作序,使之名噪洛阳;唐代诗人顾况提携白居易未成名时,受到后人的尊重;鲁迅举荐了肖红、肖军、柔石、叶紫;章靳以、巴金发现了曹禺的过人才华;赵树理对陈登科的一篇错别字连篇的稿子格外器重,从中发现了作者未经雕琢的杰出文学才能;徐悲鸿睿目识宝,从一个画展鉴赏会上发现了齐白石,使他60岁走出茅庐,称雄画坛。

    能识人的人都是高智商的人。世界上任何行业,最终决定其好歹成败都是人的因素。老子说:“知人者智”,意即为能识别人的人,是一种心智、智慧的人。可想识人是何等的难又是何等的重要。那么,如何才能认识人呢?

    第一、通过时间来识人
    时间是识人的最好方法。俗话说:“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”,也就是对一个人的好恶,不能过早过快的下结论,也不能根据自己的好恶、偏差、影响你对人的识别。人为了生存的利益大部分会戴着假面具。和你交往时就把假面具戴上,不管你和他是一见如故,还是话不投机,都要保留一些空间,而不掺杂主观好恶的感情因素,然后冷静地观察对方的作为。一般来说,人再怎么隐藏本性,终究要露出真面目的。因为戴上面具是有意识的作为,久了自己也会觉得累。于是,时间一长就会不知不觉地将面具拿下来。就像前台演员,一到后台便把面具拿下来一样。面具拿下来了,真本性就出现了。可是他绝对不会想到你在一旁观察他。不管怎么伪装,时间一长,你的同事、朋友、伙伴其真实面目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来。原形出现了,你对他也就认识了。

     用时间观察特别容易看出以下几种人:不诚恳的人,因为不诚恳,所以先热后冷、先密后疏、先近后远;说谎的人,这种人往往要用更大的谎去圆前面所说的谎,而谎说多了,就会露出首尾不能兼顾的破绽,而时间正是检验这些谎言的利器;言行不一的人,这种人说的和做的是两回事,但时间长了之后,便可发现他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 第二、通过打听来识人
     把打听获得的资讯汇集起来,就可以了解这个人。不过用时间识人固然有其可靠之处,有时也会缓不急济。明明过两天就决定和某人合作,可是又不知其为人如何,用时间来长期观察就来不及了,怎么办呢?比较可靠的办法是多了解,仔细观察。人总是要和其他人交往的,同时本性也会露在不相干的第三者面前,也就是说,他不一定认识这第三者,可是第三者却知道他的存在,并且在观察他的思想行为。人再怎么戴假面具,在没有舞台和对手的时候,这假面具总是要拿下来的,所以很多人就看到了他的真面目。而当他和别人交往合作时,别人也会对他留下各种不同印象。因此,你可向不同人打听他的为人处世、思想品德,每个人的答案都会有出入,这是因为各人的好恶有所不同,你可把种类信息收集起来,找出交集最多的地方和一些特别重要的品质,那么,大概就可以了解这个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 我们在了解时,要了解一些比较正派的人,也就是能不带偏见、观点、好恶实事求是的评价一个人的人。如果了解和他类似的人是不会有好效果的。一般来说,向他们的对手了解听到的当然是坏话较多,不过对手说的比密友说的接近真相,重要的是要综合起来看,交集最多的地方差不多也就是这个人性格的主要特色了。如果十个人中有九个人说他坏,那么你就要小心了。如果十个人中有九个人说他好,那么和他交往应该不会有问题。如果有问题,你得要从自己身上找找是否有存在不足。当然,打听也要技巧,问得太白会引起对方的戒心,不会告诉你实话,最好用聊天的方式,拐弯抹角的在不知不觉中了解到真相。

    但任何事情都有例外的,没的绝对事。世界上没有比真正地了解一个人的本性还要困难的事情,春秋战国时期,齐威王把即墨大夫叫到朝中对他说:“自从你治理即墨以来,不断有人抵毁你的话传到我的耳边。但是,当我派人到即墨了解调查之后,却发现即墨的荒地得到开辟,人民富足,官府里没有积压案件,地方安宁。你之所以受到抵毁,看来主要是没有贿赂我周围的人为你说好话”。为了表彰他的政绩,赐封他为万户候。

    齐王又把阿大夫叫到朝中对他说:“自从你治理阿地,不断有称赞你的话传来。可是我派人到阿地之后,发现那里田地荒芜,人民贫困。当初赵国进攻鄄时,你不去解救。卫国侵略薜陵你装作不知。你如此罪恶累累,却一直受到表扬,这是因为你用钱收买了我的左右,让他们帮你说话”。齐威王当场宣布,将阿大夫及朝中曾吹捧阿大夫者一律烹死。于是,朝野震惊,不正之风顿除。为什么不能轻易相信他人评价呢?且不说恶意诽谤,因为身为领导者,听到的评价多来自比自己级别低的人之口,他们难以识别比自己才能高的人。如果领导者偏听偏信,那优秀的人才就很有可能由此流失,人们又有同类相倾,异类相却的特点,更会造成耳目闭塞。因此,领导必须花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去考察人才,而且应亲自动眼动口。

    孔子说:“众好之,必察焉;众恶之,必察焉。”除此之外,还要听其言,观其行。。每一个人的善恶程度不同,本性与外表也是不统一的。有的人外貌温良去行为奸诈;有的人情态恭谦却心怀欺骗;有的人看上去很勇敢而实际上却很懦怯;有的人似乎竭尽全力,但实际上另有图谋。据专家研究分析表明,以自己的偏爱、偏恶来识别人才时,这种管理者大多数心态不正,最根本的在于为人做事没有原则,以感情用事,随心所欲。这样的人自觉不自觉地以志趣、爱好、脾气、相投作为惟一的识才尺度,实际上,这是一种把个人感情置于单位利益乃至国家利益之上的错误做法。从近处来讲,许多与他不投的有才之士,他视而不见,感情上有抵触情绪,其结果单位人才被流失。从长远看,以个人的利益好恶识别人才,没有客观标准,没有原则性,在管理上就会随心所欲地处理问题,管理制度本身就会失去约束性和原则性,在领导者周围就会出现一群投其所好的无能之辈左右单位,长此下去,势必会严重影响单位的发展。

     第三、通过探讨识人

     打听识人,了解不当会产生偏颇,得不到真情况,因为都是从别人口中听来。人与人的看法会有偏见。坏人在坏人眼里看来是好人,好人在坏人眼中看来是坏人,坏人在好人眼中看来是坏人,好人在好人眼中看来是好人。人都是凭着自己的利益需求来评论人的。我们不妨用遇到问题通过探讨、提问、征求要识别人的意见方法来认识一个人。看他在一件事情上能否正确审视区别对待,这样更能将这个人的心态、品质、德行表现出来。一般来讲,骗子在一起谈的都是如何如何骗人,骗人后在一起总结骗人是如何快乐;小偷在一起谈的都是如何如何偷窃,得手后在一起总结是如何的高兴;赌徒在一起谈的都是如何如何赌博,结束后总结赢钱是如何成牌的喜悦。所以说,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交什么样的朋友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同一类型的人在一起交谈同行的胜事才会感到有滋有味。不是同一个性格人的在一起,志不同道不合容易发生冲突,双方都会不愉快,自然不会在一起,谁会没事找刺头找不自在呢?我在办案中就遇到过这样的一件事,一户报警被盗,票据和现金装在一个包里,一起被盗走了。报警人悲伤的说:“钱偷去就算了,我的票据有二十万被偷了,我怎么向欠款人要钱呢?”……

     在以后的聊天中,我用探讨的方法问一些知情人,如何对待欠款没票据问题,其中一个知情人不知不觉地说:“要是我差钱,没有欠条我是绝对不会给钱的,因为当时叫我打条子就是对我不相信”。另一个知情人说:“我和你不一样,要是我差人钱,人家遇到这样情况,现在没有钱,我去借钱都要给他,因为人家遇到这样的灾难够可怜的了,不能再雪上加霜了。”从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的为人了。

     第四、通过看其对待亲人的态度来识人
    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。每一个人都是人生养的,每一个也都是生养人的。如果一个人父母健在,兄弟姐妹、妻子儿女都能和睦相处,感情深厚,说明这个人是正常的人。如果一个人不孝敬父母、亲情之间感情恶劣,甚至于能将家和亲人都放在利益的酬码上,那么这个人就应该值得注意了。一个不知感恩的人,是没有灵魂和血肉的人,是不值得教育培养使用的,在我国历史上就有这样的一例。

        春秋时期,管仲病重期间,齐桓公问他说:“仲父生病了,关于治国安邦之道有什么可以教导寡人的?”管仲说:“希望君王疏远易牙、竖刀、常之巫、公子启方四人。”桓公说:“易牙为了给寡人制做美食而烹煮自己的儿子,难到还有可疑吗?”管仲说:“人之常情没有不爱儿子的,能狠下心杀自己的儿子,对国君又有什么狠不下心的?”桓公又问:“竖刀阉割自己,以求亲近寡人,难到还有可疑的吗?”管仲说:“人之常情没有不爱惜自己身体的,能下狠心残害自己的身体,对国君又有什么狠不下心的?”桓公又问:“常之巫能卜知生死,为寡人除病,难到还有可疑的吗?”管仲说:“生死是天命,生病是常态,大王不笃信天命,固守本分,而依靠常之巫,他将借此胡作非为,造谣惑众。”桓公又问:“公子启方侍候寡人十五年了,父亲去世都不回去奔丧,难到还有可疑的吗?”管仲说:“人之常情没有不敬爱自己的父亲的,能狠下心不服父丧,对国君又有什么狠不下心的?”桓公最后说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管仲去世后,桓公便把这四人全部赶走。但是,从此食不知味,宫室不整理,旧病又发作,上朝也毫无威严。这样过了三年,桓公说:“仲父看法不是错了吗?”于是把这四个人又找回来,第二年,桓公生病,常之巫出宫造谣惑众说:“桓公将于某日去世。”易牙、竖刀、常之巫、公子启方相继起而作乱,关闭宫门,建筑高墙,不准任何人出入,桓公要求饮水食物都得不到。直到他死后三个月,尸体生蛆爬出门外,才被人发现。齐桓公也算是一代明主,却落得如此结果,就在于人没有能很好观察人性的特点,没能慎重的识人。

     当然,识别他人的方法不仅仅通过这几点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。我们还可以通过提出问题,观察他是否才多识寡;通过用疑难问题追问他是否应变敏锐;通过用手段来侦查他是否忠诚;;通过明知故问方法看他是否隐瞒,从而观察他的品德;通过让他管理钱财看他是否廉洁;通过用女色试他,看他是否好色;通过危险的方法观察他是否勇敢;通过用酗酒的方式,看他酒醉后是否能保持常态……
乱七糟八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2878)